2019.9.6-9.7 笑傲搖滾音樂祭 Days 1 & 2

by DOPM
DSC_0882.JPG

第一次舉辦的笑傲搖滾音樂祭選擇了六福村主題遊樂園作為場地,不論是對觀眾或對樂團來說,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在遊樂園參與音樂祭,在聽音樂之餘還可以玩遊樂設施或觀賞動物,感覺很新鮮。可能因為地點較偏遠,參加人數沒有想像中的多,但也多了一份悠閒。

第一天

第一天我們約下午三點多到場,當天清晨台北仍在下雨,不過白晝時分天氣已放晴。到場後閒晃了一下就直奔小巧可愛的達努舞台欣賞海豚刑警的表演。

イルカポリス 海豚刑警

DSC_0835.JPG

如同笑傲搖滾官方貼文所傳達的,海豚刑警是歡笑的製造者。他們從排練時便活力十足,正式表演開始時,他們還搞笑地請附近大怒神和獨木舟的玩家來看表演。現場演出的歌曲和專輯版本最大的不同就是少了keyboard,而貝斯的聲音調大許多,輕快的節奏引領現場觀眾和樂團一起揮灑汗水。染了一頭亮麗紅髮的主唱伍悅和吉他手徐子不時互開玩笑,默契十足,放話要「玩大怒神七七四十九次」實在令人難忘。〈大家都唾棄ㄉ低能婐愛ㄋ〉、〈甜甜圈之亂〉等歌曲都很討喜,不過當天最受觀眾歡迎的曲子還是專輯《豚愛特攻隊》尾聲的〈安平之光〉和〈Young Folks Die Late〉,現場的觀眾對〈安平之光〉都琅琅上口,而〈Young Folks Die Late〉讓人想起透明雜誌當年的榮景,年輕的衝勁不曾消逝。

Doodle

DSC_0837.JPG

稍微玩了遊樂設施並吞下遊樂園賣的速食後,我們來到騎兵舞台,這邊是音樂祭唯一的室內場地。可能是空間規劃的關係,這邊特別適合聽Shoegaze音樂,朦朧的吉他噪音從舞台到後方觀眾席繚繞的感覺令人享受,雖然Doodle當天表演的人聲有點小,但幾位友人都對這場演出讚譽有佳。

DSPS

DSC_0838.JPG

在笑傲搖滾之前我們並未看過DSPS的現場,所以在Doodle演出結束前,我們便先行離開,走到DSPS所在的達努舞台。DSPS和海豚刑警的貝斯手是同一人,演出期間可以看到海豚刑警的團員在台前鼓譟。他們的歌曲溫柔順耳,很奇妙的是貝斯的聲音特別大。到日本打工的前任貝斯手珈臻當晚特別回來和其他團員共同演出歌曲〈我會不會又睡到下午了〉,促成一段溫馨美麗的時光。

Swervedriver

DSC_0848.JPG

在收齊了My Bloody Valentine、Slowdive和Ride後,瞪鞋迷當然也必須看過Swervedriver人生才完整。即使人潮有點稀落,在看到主腦Adam Franklin和吉他手Jimmy Hartridge的時候,內心還是很激動,目前的貝斯手、前Supergrass的團員Mick Quinn這次沒有來台灣,由Iggy Pop的貝斯手Ben Ellis代替上陣,不過他的樣子一度讓我誤認成九零年代期間的貝斯手Steve George。

樂團以最近都沒有唱的上一張專輯結尾曲〈I Wonder〉開場,歌詞講述舊觀念死亡、新希望萌生,吉他音牆盛大但不刺耳;接續的〈99th Dream〉聽起來比專輯版本要鮮活一些。如果覺得這兩首歌不夠兇猛,樂團馬上帶來首張專輯《Raise》的名曲〈Rave Down〉,風格有點像grunge卻又帶著一點英式抑鬱,最後暢快淋漓的吉他讓人幾乎可以跳舞,已經過了二十幾年的當下聽起來依然新鮮。

Adam Franklin閒聊了幾句關於遊樂園和對恐龍應該要有羽毛的疑問,隨即唱了兩首新專輯《Future Ruins》的歌〈Drone Lover〉和〈Future Ruins〉,與開場的〈I Wonder〉一樣,這些Swervedriver重組後發行的作品已經不再年輕氣盛,隨著年歲增加的智慧讓他們對當下的世界更加批判,節奏偏慢的〈Future Ruins〉加上Jimmy Hartridge用keyboard製造出的一些環境音效特別顯得低迷。

原本以為Swervedriver會多唱點新專輯的歌,但後半段的歌單全部都是前兩張專輯的歌曲,Adam Franklin和Jimmy Hartridge的雙吉他帶領觀眾再次踏上當年令他們興奮不已的自駕旅程。〈Sunset〉爬升的吉他間奏讓我醉心,而〈Sandblasted〉和〈Deep Seat〉這些《Raise》當中的歌曲既自溺又盈滿對生命的熱愛,難怪當初Creation廠牌的老闆Alan McGee一聽到就決定簽下他們。〈Never Lose That Feeling〉是許多人心目中的瞪鞋經典,連瞪鞋廠牌Club AC30的合輯都要以這首歌命名,現場聽到怎麼能不跳起來呢?

不過當晚最完美的一刻當然是聽到〈Duel〉,這是我心目中最棒的瞪鞋歌曲,只有Swervedriver能把You've been away for so long / You can't ask whyI'm going down, down to the market place 這種平淡至極的句子寫成令人興奮的曲子,歌曲的結構像是兩首歌拼在一起,但感覺上非常契合,吉他間奏旋律美好又極具爆發力,在不少歌曲都很相似的瞪鞋樂風當中真的是很獨特的一首歌。

Swervedriver唱完50分鐘後,音樂祭的第一天便結束了。聽完〈Duel〉很滿足,不過心裡還有一些夢幻名單當中的歌沒有聽到,希望未來還有機會看他們的表演。

第二天

AIRY

DSC_0862.JPG

第二天我們一樣下午到場,選擇了騎兵舞台聽韓國Dreampop女唱作人AIRY的演出,她彈吉他,而樂團成員則有一位keyboard手(代替bass)和鼓手。她的音樂有些類似Beach House的曲子,也有較偏流行或迷幻的歌,偶爾她會用效果器將人聲稍微扭曲。她本人相當可愛,不時說著簡單的英文,和中文的「我愛你們」。當天最令人難忘的是她演出了Dreampop版本的〈Wonderwall〉,雖然沒有特別喜愛這個版本,但算是第一次親眼見證這首歌有趣的新面貌。

Jan and Naomi

DSC_0863.JPG

Jan and Naomi這個日本迷幻雙人組是第二天的headline團之一,一開始比較chill的曲風讓我想起Rhye,有的歌曲游移不定的氛圍有點像Thom Yorke的新輯《ANIMA》當中的曲子,演出後半段也有綿長的吉他drone。Jan和Naomi歌喉都不錯,分別主唱不同的歌曲,樂團成員演出也很專業,不過整體而言並沒有讓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The Twilight Sad

DSC_0879.JPG

如同前一晚一樣,我們提早到主舞台卡位,但觀眾雖然比前一晚Swervedriver增加一些,也稱不上人多,正好在入秋涼爽的夜裡悠閒享受蘇格蘭樂團The Twilight Sad的表演。

樂團準時在八點出場,以新專輯《It Won/T be Like This All the Time》的第一首歌〈[10 Good Reasons For Modern Drugs]〉開場,顫抖的keyboard聲和主唱James Graham充滿情感的歌聲讓聽眾馬上進入樂團描繪的淒冷世界,需要大聲呼喊才能不被遺忘。

主唱James Graham高亢的聲音很迷人,不時在舞台上跑跳,他在主歌keyboard間奏時還會猛然做出高難度的下腰動作,讓人捏把冷汗擔心他會扭到,他活躍的程度大概和Future Islands的Samuel Herring有得拼。James Graham在歌曲間提到很榮幸來到台灣,第一次在遊樂園表演非常興奮,都讓人感覺很真誠。

表演前半段的曲目都是最近兩張專輯的金曲,〈[10 Good Reasons For Modern Drugs]〉、〈VTr〉、〈I/m Not Here [Missing Face]〉都是聽過後,副歌就能琅琅上口的歌,且可以明顯察覺到The Cure對他們的影響,畢竟The Twilight Sad擔任了The Cure許多場表演的暖場團。不過一聽到上一張專輯《Nobody Wants to Be Here and Nobody Wants to Leave》的歌曲〈Last January〉和〈There's a Girl in the Corner〉就覺得上一張專輯比今年的專輯優異不少,至少歌曲寫得有鑑別度,且沒有把焦點都放在人聲,較不容易聽膩。

後半段除了〈Videograms〉以外,唱了舊專輯《Fourteen Autumns & Fifteen Winters》的兩首歌,原本濃烈有點煽情的氣氛頓時清爽了起來,〈Cold Days From the Birdhouse〉和〈And She Would Darken the Memory〉都讓人感受到荒蕪的地景上人類生命的悲傷和堅韌,The Twilight Sad翻唱去年主唱英年早逝的蘇格蘭樂團Frightened Rabbit的歌曲〈Keep Yourself Warm〉則與原曲差異不大,不過James Graham的歌聲少了點叛逆多了溫情。

總體來說,雖然部份新專輯的歌曲沒有很吸引我,但The Twilight Sad已經成長為一個現場演出實力堅強的樂團,期待他們日後繼續發表更多為人照亮黑暗的作品。

by Debby

Deep One Perfect Morning © 2012-2019